七星彩走势图200期|七星彩开奖直播

青田埠頭

2014-12-15 15:15:16  來源:

(1986年,葉金甫攝于大埠頭至水南渡船)

 

青田埠頭

文∕孫紅華,圖/葉金甫、周皓

 

  不知是哪年哪月哪天,甌江上已持續了成百上千年的船舶航運悄然停歇了。那白色的帆影,欸乃的槳聲從清波上倏然而逝,成為永久的歷史記憶。就是停泊航船的埠頭,也因為河道的改造,防洪堤的修建而在江邊無奈消失。

 

  還算幸運的是,青田沿江的那段古城墻雖然歷盡滄桑還依然迎風而立。這城墻是明朝嘉靖三十五年為抗倭而修造的,曾經是青田的驕傲。青田俚語:“處州十縣九無城,唯有青田半條城”,多少帶有點夸耀的意思。現在,我們還可以對應著這“半條城”上的城門洞,尋找到過去埠頭位置的所在。因為以前青田(鶴城)的幾個埠頭,大多建在這城門洞外。

 

  一個標準的埠頭是以城門為基點,朝向江面展開的。由于城門的位置要遠高于正常的水平面,用石條砌成的埠頭正面主體呈扇形緩步下降高度直至伸入水中,其兩翼是寬數步的石堤沿墻腳延展。通常船兒會停泊在這埠頭的兩翼,整整齊齊,非常好看。

 

(葉金甫攝于 1972年)

 

  在甌江上搞航運的船兒,就是青田人所稱的“蚱蜢船”,首尾兩頭尖,有竹制可移動的拱型雨棚,一槳,一篙,一帆,一老大。這種船兒有約2米長的前甲板,可容兩三個人睡覺休息,出航時只要攜帶鋪蓋,小的“風爐灶”等炊具用品,船老大就可以吃住在船上,奔波于江上。

 

  舊日埠頭的重要性,是現代人所難以想象的。過去,青田人每天的生活,似乎就是從埠頭開始的。天剛蒙蒙亮,勤快的人家就已經下埠頭去挑水了。就象相信早晨的空氣是最清新的一樣,人們也相信,早晨的江水是最清澈干凈的,因為江邊的洗涮,貨物的運輸,都還沒有開始。

 

  清晨,到埠頭邊洗衣洗菜的人就漸漸多了起來,埠頭上的喧鬧聲,木槌搗衣聲,就把這個江邊小城從睡夢喚醒。在沒有自來水的年代,青田人取水用水基本上得要下埠頭(城里也有部分水井)。到了夏天,人們更是把甌江當作澡堂子和游泳池。每到傍晚太陽落山前后,埠頭江邊密密麻麻都是來游泳洗澡的人。所以,以前青田人,特別是男性,很少有不會游泳、不識水性的。可能過去男孩子關于夏天的記憶,有一半與埠頭有關。而幾乎每一個孩子,都會有過在埠頭邊用小手或用毛巾去撈魚苗的經歷。

 

  埠頭的用處可不僅僅是為了方便人們挑水取水,洗洗涮涮,其最主要是功能,對地方生活起到最大的作用在于客貨運輸,在于物資流通,信息交匯。在交通不發達的年代,江河是人們進行互往的便捷通道,水運就是成本最低的貨物運輸方式。

 

(甌江帆影,葉金甫攝于1973

 

  當年,甌江曾是客貨運輸的黃金水道。據稱,上世紀70年代,在甌江流域上搞航運的船只競有4千多艘,其中屬于青田的約有700多艘。與青田有船運往來的,主要是溫州麗水兩地。從青田埠頭坐船到溫州西角碼頭約120華里,到麗水大水門約150華里。甌江就是青田與外界聯系的紐帶,而埠頭就是物流、信息流的中繼站和集散地。其重要性,可想而知。

 

  由于青田到溫州的距離近,而且行船可以借助潮汐之力,加上溫州又是浙南經濟文化最發達的城市,所以,青田人辦事、購物都喜歡往溫州跑,而前往自己“州府”所在地麗水的機會反倒比較少。

 

  以前,青田縣城的三座最主要埠頭是有任務分工的。清溪門外是官埠頭,像是現在上海的洋山港是青田的“深水碼頭”,生產資料一類的大宗貨物都是在此載卸。可能為了收稅、收費和管理上的方便,官方就在清溪門上設立征收管理機構,所以青田人也就將此地稱為“水關樓”。可能也因為這里曾經設立過官方的管理機構,所以這個埠頭就俗稱為“官埠頭”。由于要裝卸大宗貨物,為方便運輸,官埠頭建有青田埠頭中唯一一條無障礙運輸通道,從埠頭碼道斜升至城頭,以供手推車上下拉貨。

(官埠頭,葉金甫攝于1983年)

 

  中坊門外就是中坊埠,看來中坊埠是最中規中矩的,就以門為名。這里是青田的秦皇島碼頭即燃料碼頭,船運而來的柴禾一般都會運到這里停放交易。過去青田人燒的柴禾主要有三種,一是柴爿,為大塊成段等長的松木,很耐燒,是過年炊糖糕所必備的。因為塊頭太大,柴爿買回家,還要劈成小塊,這是力氣活,上了年紀的人都干過,此即青田人所謂的“派柴爿”。二是硬柴兒,大多為成段等長的灌木,直徑有兩三公分可以直接燒。三是柴枝,即較長較細帶葉的灌木枝條,不耐燒,但易燃,用于引火快燒。這些柴禾都是用篾箍和藤蔓捆扎好的,整齊擺放在中坊埠往大埠頭一側的城墻邊,等主顧來買。當然,賣柴人會負責無償挑送柴禾上門。中坊埠上下都是臺階,挑柴回家可不是好吃的活。在青田跨入燒煤、燒煤氣時代之前的漫漫歲月里,就是由中坊埠挑入城中的柴禾,延續著鶴城的人間煙火,使這里充滿了生機。

(中坊埠石階,周皓攝于2012年)

 

  通津門外的埠頭不稱通津埠,而是叫大埠頭,可能因為這是青田最繁華,最重要的埠頭,有點像過去上海的十六鋪碼頭。大埠頭除了有客運功能,還是食品和日用品貨物碼頭。客船,青田人稱之為航船就停泊在此;從溫州運上來的腥氣(海產品)、干鮮果品、油紙傘、玻璃洋油燈這些物品大凡就此上岸;水南方向來的蔬菜也是用渡船運來在此上岸……所以,舊時的大埠頭一帶是青田唯一的菜市場和集貿市場的所在,許多私人的客棧也開在這里,這樣此處就成為青田最繁華、最有人氣的商業區。

 

  由于溫州到青田的航船當日可到,運海鮮到青田來賣還能保其新鮮。也因為航程遠的關系,新鮮的海產品從溫州運往麗水(需要兩三天)銷售,在過去是不可能的事。所以,過去的在處州就青田人有吃新鮮海產品的口福,這也是青田人在飲食習慣上受到溫州影響的原因。因此,過去青田人在處州麗水有幾分虛榮心和優越感,好笑話麗水其它縣市的人“剝不開花蛤(泥蚶),吃不來鮮蜻(蟶子)”。當然,這已是舊話了,現在陸上交通方便,保鮮技術先進,在深山溝里吃海鮮也沒什么可奇怪的了。也就因為后來公路交通發達了,加上甌江可用于航運的里程太短、航道太淺,又無具有一定數量的大宗貨物可運,甌江的航運價值自然也就慢慢降低了,甚至被忽略了。

 

  過去的青田,特別是鶴城幾乎不生產什么。在埠頭上,只見從溫州等地有大量的物資船運而來,卻沒見有多少貨物裝船而去。從青田出去的,大概只有以四海為家的青田人。過去,青田人出遠門,通常是買舟去溫州,再由溫州坐船去上海,然后再去向更遠、更遠、更遠的地方。作為客運碼頭的大埠頭是過去青田演繹生離死別故事的舞臺,從這里離鄉的人,有的衣錦而還;有的空手而歸;有的就再也沒有返回故鄉。大埠頭就成了許多青田人走過的最后一塊鄉土。許多人就是站在大埠頭上,看著載有自己親人的船兒,孤舟遠去……

 

  青田的埠頭可不僅僅是以上提到的這幾座,從全縣范圍來說,溫溪的埠頭,船寮的埠頭,海口的埠頭,還有北山的埠頭都很有名,都很有故事,對地方的社會生活影響也很大,只是在此不能一一講述。

 

  一直以來,人們在說到青田時,絕不會忘記提到青田山多地少,會分析山對青田人生活的影響,會講到青田人有像山一樣比較堅毅的性格。從埠頭與青田人生活密切的程度看來,從航運在過去對青田的發展影響來看,溪水江流對青田人思想性格的塑造所起的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。青田人為人處世所表現出來的應有的靈活性,應該是水浸潤出來的。

(本文所指的甌江航運不包括現存的零星擺渡和溫溪港海運)


 

? 七星彩走势图200期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3地组选6码复式怎么买 通比牛牛规则 时时彩怎么买什么最稳 棋牌游戏中心 新手第一次买彩票怎么买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山东时时抓获 必中计划免费版靠谱吗 北京pk10手机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