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星彩走势图200期|七星彩开奖直播
當前位置:首頁 >青田電視臺 >文化 >鄉村

村莊漸去人不去——走阜山

2014-09-28 14:51:34  來源:

村莊名片:

  安店村坐落于青田縣典型的江南水鄉阜山鄉。距縣城大約二十五公里,有著獨特的自然和人文景觀。其著名街道為安店老街,歷史悠久,是古時青田通往溫州和福建的必經之地。

 


 

 

村莊漸去人不去

——走阜山

 

文/鄭委

 

阜山地勢平坦,從山上往下望去,猶如一面玉躺在山巒之下,極得安穩。阜山由很多村落組成,像是一塊玉一塊玉天衣無縫地拼接成圓潤的山中之城,極難分清村落之間的界線在哪里,不像其他地方的村子,兩村之間有挺長的路貫通著,讓人一眼就分出了是不同的村子。安店村,便安于此處。

 

光影駁駁水迢迢

 

水是一方山村的靈魂所在,因水得靈,因水得秀,因水得柔。直往里慢走,便瞧見一條瘦長的小溪穿村而過,彎彎曲曲,潺潺悠遠。站在合適的高度往下瞧去,溪流猶如一條婀娜的玉帶,妖嬈地摟住村子,纏綿流淌,因此得名為玉帶溪,蘊含富貴吉祥之意。玉帶溪頗長,又具有江南少有的喀斯特地貌,由此顯得更為珍貴難得。水淺出不過是一腳洼子,水深處則有兩三米深,形成碧幽碧幽的水潭,看著神秘莫測。因是春天光景,玉帶溪兩邊綠草盎然,盡是郁郁蔥蔥,高大點的草木俯身照水,把身姿投在靜如處子的幽綠水潭上,使得水的色彩更為濃郁;草木投在淺淺的水洼之處,水的色彩便立馬鮮明起來。一下草綠,一下墨綠,從遠處看,長長的玉帶溪便是一條不同的綠玉鑲嵌在村中。

 

陽光普照,涓涓玉帶抖碎天外恩賜,微風一吹,玉帶閃著無數晶瑩剔透的碎銀,順流而去,令人徒生恍惚之感。幾只鴨子靜靜走下水中,將一盤銀子碎得點點滴滴,岸上老屋青瓦更是散得斑斑點點。幾家小孩綄起褲腳,踏水嬉戲;幾個婦人三三兩兩坐于溪岸之側,或洗菜,或浣衣,間或抬頭閑扯,聲音掉落水中,清清脆脆。

 

玉帶溪并不和他處的溪相仿,立在村中的一座石板橋上極目所望,看不到溪上一塊突兀、不適意的大石頭,皆是天生的光滑的河床連綿成一片,高低雖有別,但棱角卻并不分明,摸著甚為溫潤。被水經過的河床泛著淺幽藍的綠,水沒有到過的河床則呈現出白凈的模子,倘若硬要分玉帶溪中之石神色,怕只能這般了。

 

美人裊裊路遙遙

西塘、烏鎮、周莊…..但凡江南水鄉,美人靠皆是無法被忽略和忘記的。它仿佛成了江南水鄉的一枚骨,柔骨乎?媚骨乎?皆可。古代女子是不能輕易下樓外出的,寂寞孤獨時,只能憑欄,遙想外面的天地,或暗暗窺視樓下來往的商賈公子,因此便稱之為美人靠。

 

我們不難想象,有一個曼妙的女子,在安靜的黃昏斜靠在水邊的欄桿上,夕陽打在她柔弱的身上,她或慵懶,或焦慮;或是愁緒萬千,或是平靜如水;或對愛情的渴望,或對自由的向往。斜光悠悠,令她和美人靠融為一體。

 

安店之處的美人靠雖不在樓上,但卻繼承了水鄉與生俱來的雅韻——臨檐下而建,臨水而搭。安店的美人靠更多的不是為美人而備,而是為來往的商賈做歇腳之用。平坦的坐面,微斜的靠背,一溜接著一溜,在某個轉彎處以為不能搭過去了,卻依然接著去,平平仄仄的,煞有質感。

 

溪的兩側都有美人靠,應當是遵循了古代亭臺樓閣對稱的規律,此岸一處美人靠,彼岸也應聲一條美人靠,脈脈相對。

 

安店老街在古代已是繁花似錦,最為盛時,則有100多家店鋪,是青田至文成、溫州、福建的必經之地,熱鬧非凡。來往路途遙遠,經此地的商人累了就靠在臨水的美人靠上歇息一陣,或三五成群,天南地北地聊;或獨自品茗,黯然思量。倘若遇上雨天,老街之上更是熙熙攘攘,雨水順著屋檐滴滴而下,美人靠上坐滿了他鄉的行人,想著來時之路,去時之徑,也當是有味之極。

 

老街悠悠人已休

 

安店老街是阜山歷史較為悠久的老街了,臨溪而建,既可以方便取水生活,又便于起消防作用,可謂一舉兩得。更為重要的是,因水使得這老街平添了十分的韻味,當時房子主人想必也是一位善情調之人。

 

時過境遷,房子的最早主人早已化作塵埃而去,留得斑駁之所供世人緬懷。房子雖歷經滄桑變幻,卻始終保持著江南水鄉的風韻。青灰的瓦礫整齊地平鋪在房子的小梁之上,大梁與小梁的搭接不用任何釘子輔助,完完全全的傳統鑲嵌手法,將它們完美地合攏在一起,不留一絲縫隙。家家戶戶看似分離,實則融合于一體。一排皆是滄桑黃的厚厚木板作為門面,每家的大門都是一樣的板式,門中間仍然還掛著鐵環,只是鐵環已消瘦得銹跡斑斑,講訴著時間過去的意義和代價。

 

門上依稀還留著當年大字報的痕跡,門臺離地面大概有十來公分,全部是由整齊地長石板搭成,干凈又平緩。

 

窗戶是木制的條條杠杠,一條一條圓潤光滑的木棍插在窗臺上,又像是窗臺自身生出來,看著簡單,但整排連著,倒挺有美感。若出遠門或夜晚睡覺時,窗臺里面就會有門板順著木棍網上推,插上插銷,將不安結結實實地阻擋在外。

 

現在這里大約已經無人居住了,一些門虛掩著,似乎是最早的主人剛剛提水而去,或是在鄰家家中念叨生活的顏色。推門而進,房內的亂雜和潮濕告訴世人,這里正在滋生著無盡的寂寞和蕭條。

 

先人遠去了,喧囂遠去了,像房前靜謐無聲遠去的玉帶溪水。留下

 

空蕩蕩的老街。

 

 

小橋遲暮功名路

 

安店老街往前走,便有幾座小橋,論到座,還是不妥當,當是條,一兩條青石板便成了橋。小橋的橋墩沒有立在水里,而是由四條長方形的厚重石條插在石頭砌成的路墻上,成四十五度角往上抬,然后在這些石條上放上長長的石板。從遠處看,會懷疑這些所謂的橋墩能否撐得住石板,更何況當時人來人往的行走,讓人頗為擔憂。但百年來,這些橋從始至今承載和見證了阜山人一步一步走出去的足跡。

 

橋面有一特色在別處是難能見到的,橋面上也就是石板上,都刻著一些字,根據橋面字的呈現,不難發現,這些石板上的字皆是刻畫功名的(大概是后來為了修橋而捐獻出去的),石板上還有圓形的洞,這是古代中了舉人所獲得的禮遇,石板上有某年某人某事等,石上當年的功名字跡依舊鮮明如初,好像還是剛剛放下經史子集,剛剛拿下功名,剛剛收筆,韶華白首不過轉瞬,那些考取功名的人和當年鄉人舉旗歡呼的場面已不復存在,令人無限感慨。

 

人杰地靈,千古流傳

 

地靈,則人杰;人杰則更讓地顯得靈。阜山歷來耕讀文化繁盛,文化底蘊深厚,在這個偏居一隅的深山之地,孕育出了許多仁人志士,“你若盛開,清風自來”,阜山的靈氣更招來了很多名人的眷顧,李泌、劉基、謝靈運等等,在這片安穩的土地上留下了動人的遺跡和故事。

 

先輩們的功德永刻阜山的每一寸山水,如今在這片山水之中的鄉人依然秉承謙卑、好學、勤勞的優良血統,真誠地耕讀生活。 

? 七星彩走势图200期 球探即时比分网 北京寒车pk10pk10直播 时时彩稳赚奇妙 极速时时太假了 苹果ipad翻墙好翻吗 炸金花辅助软件免费 6肖6码精准 玩二八杠的游戏平台 幸运彩票app手机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